pianhaijiao

想做文艺青年的逗比

心若为城(主带土,隐带卡)04

坐在堤坝上,带土手里握着一只不知从那顺(删掉)来的小酒杯,用同样不知从那来也许是一个地方的酒瓶倒酒,看着将天际将周围渲染得热烈的残阳,突然想起年少是和卡卡西一起偷偷喝酒的事。年少不知愁滋味的两个人用变身术去小酒馆里买了酒,他拎着酒瓶一路蹑手蹑脚,被卡卡西嫌弃,“你这样谁不知道你有鬼啊。”然而我现在好像也没什么长进。进了旗木老宅,两个人翻出酒杯,一人倒了一杯,然后大眼瞪小眼坐了老半天。

“你先喝。”他率先开口。

“为什么要我先喝!你不会是怕了吧,吊车尾!”卡卡西也不甘示弱。

“谁说我怕了!”年少的他一激就炸,立即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,然后整张脸都皱了起来,“好苦!”

而卡卡西看到这种情况也有些犹豫,好像想放下酒杯,但他一见这样就立刻挑衅,“白痴卡卡西,你才怕了吧!”卡卡西于是也喝了。

然后,然后俩人不知道怎么的,就蜷在一起睡着了。

带土仰头就将酒喝下,没像过去的少年一样皱着脸喊苦,只觉得还不够……

圆月一轮挂在空中,嘲笑着人世间的来来去去、悲欢离合。而留在堤坝上的酒杯也仿佛还残留着过去的余温,夜风起了,带走了余温。神思恍惚的人走在稀疏的小树林里,无心再控制什么,今晚的月光格外明亮,照在地上的影子也格外清晰,只有一地斑驳的树影。

天下之大,无处可归。


评论(2)

热度(8)